top of page
Untitled_edited.jpg

Dr. M

Give you no limit


歡迎來到Dr. M

​在這裡沒有最好 只有更好

Home: Welcome

DR. M

Martin Lin, Taiwan, currently in UK

MD, MSc in Sports Medicine Exercise &Health, CSCS

對於運動有著異常的熱情,希望透過運動讓世界變得更好

運動傷害處理

​一般復健

Workshop經驗分享

肌力體能訓練

​醫療雜談

IMG_4784.JPG
Home: About
Home: Blog2
  • Dr. M

巴林亞洲盃資格賽隨隊紀錄(行前準備篇)


本屆的亞洲盃資格賽原訂要在台灣高雄舉行,但因為一些防疫措施的問題最後移師到巴林舉行。在出發的不到一個月在走廊上遇到部主任,部主任問我有沒有興趣隨隊,當下 Dr. M 馬上回答有,畢竟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最後也很幸運的獲得了這次和中華女足到巴林比賽的機會,而這也是我第一次的隨隊經驗。面對所有的未知一開始真的有點手足無措,好在這次的比賽平安且順利的落幕,女足也睽違 14 年打入亞洲盃的正賽,所以希望透過這篇文章記錄行前的準備過程,提供給有需要的人參考。這邊要特別感謝給我這個機會的台北榮總復健部主任周政亮主任還有院方,讓我問問題的醫界前輩林瀛洲醫師、吳致寬醫師、吳冠廷醫師、吳易澄醫師與林杏青醫師。


前言

其實關於隊醫這個主題,之前在 UCL 的運動醫學碩士課程中就有一門課專門在講如何擔任隊醫,所以基本上對於隊醫的工作有部分的了解,但實際經驗幾乎可以說是 0。Dr. M 自英國回來之後就一直和台大物治系的學弟妹合作提供台大羽球校隊運動防護的服務,所以在防護上的經驗還算有一些。至於實際到場邊的防護大概只有全國醫師公會盃網球賽時跟在復健科學長旁邊協助的經驗,在這部分是相對不足的。所以一切都很新穎也充滿挑戰,面對未知 Dr. M 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要會找資源,不會就找會的人問,沒經驗就找有經驗的人請教


了解自己的責任與任務

每一場比賽都是不同的比賽,每一次的旅行也都是不同的旅行,每一位醫師習慣的治療或評估方式也都不盡相同,所以最重要的事情是要了解這次出對自己的責任與任務。關於隊醫應該做什麼可以參考:隨隊醫師是什麼?隊醫的職責與角色。其實隊醫的責任很大程度取決於這次出去的醫療團隊成員,醫療是一個分工很細的行業,如果隨行有物理治療師或防護員,那在這部分醫師負擔的就會比較少,所以第一件事就是先和球隊現有的醫療團隊取得聯繫並且進行任務的分配

然而,這是 Dr. M 第一次的隨隊,也是第一次和足協的合作,在雙方都不了解彼此的狀況下,其實事後檢討起來其實在前端的溝通並沒有做得非常確實。理論上,整個團隊應該要有一次正式的行前會議,並且進行任務的劃分,在進行任務劃分前就必須了解這次的比賽會有哪些事情應該要做,應該要由誰來做。先從大範圍開始,例如哪些東西是完全交由行團隊負責,哪些東西是要交由醫療團隊負責。Dr. M 認為比較好的方式應該是由行政團隊帶領完整的預跑過一次整體的行程,在這中間不同的角色可能會發現不同的問題,大家一起集思廣益盡可能地在行前作出完整的規劃。舉一個例子來說,在機場時機位的劃分其實以疫情之下的考量最好是可以和其他人做出區隔,並且以遠離走到為優先,這部分如果醫療團隊沒有提出可能行政團隊也不太知道這邊可以進行處理。

如果以事後諸葛來說,這次的出隊因為有兩位防護員陪同,所以我認為隨隊醫師的責任與任務應該包括下面幾點:

  • 確認整體行程的球員衛生安全(COVID-19 疫情相關)

  • 配合 AFC 醫療組的規劃

  • 執行每日球員的治療(運動傷害與疾病)

  • 場上防護與評估

其實這趟行程最不一樣也最大的重點在於 COVID-19 的疫情。因應著疫情,AFC 有許多的政策與改變,但同時也充滿了不確定性與未知數,這部分可以參考:巴林亞洲盃資格賽隨隊紀錄(防疫篇)


了解參加的賽事與運動項目

了解該賽事的一切規範與運動項目的特殊性是出隊之前一定要做的準備作業。雖說人體都長得差不多,但是不同的運動項目可能產生的運動傷害與狀況不同,因此事先了解該項目常見的傷害以及處理方式是相當重要的。這部分其實 FIFA 在官方網站上的 FIFA Medical Network 有一系列很棒的線上課程可以參考。在這個部分因為之前剛好有聽過足球隨隊物理治療師的分享,所以對足球傷害基本有一些概念,同時也有再詢問朋友,所以有一些基礎的了解。足球比較常見的問題主要有:

  • 前十字韌帶損傷與其相關問題

  • 腿後肌拉傷

  • 內收肌拉傷

  • 腳踝扭傷

  • 腦震盪

  • 肢體碰撞所造成的挫傷

除了常見的傷害以外,足球在場上防護的規則也是需要注意。足球比賽中若有人員受傷,醫療團隊是不可以逕自上場,需要經由裁判示意才可以上場進行處理,一次上場只能有兩人,而且兩人需要一同上場除了守門員以外的治療需要在場邊進行,而且時間並不會停止,所以如果你治療的太久,場上就會一直變成 11 打 10 的狀況。治療過後也不能自行回場,必須要等裁判示意才可以回到賽場。

除了足球這個項目本身的特色以外,了解賽事的規則與整個行程也是相當重要的,這次的比賽是亞洲盃的資格賽,對球隊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攸關到能否參加明年一月份將在印度舉辦的亞洲盃正賽,而亞洲盃正賽的成績關乎到可否進入世界盃。比賽的重要性也會影響到球員的上場與否,如果只是個小比賽,那身上有些狀況的球員可能就不需要勉強上場,但如果是一場重要的比賽就會遇到必須盡可能的支持選手上場的情形。

此外,比賽的環境也是非常重要的事前調查重點,這次的比賽場地是巴林,巴林是位於中東波斯灣的一個小國,是一個經濟發展程度還算不錯的國家。了解該國的地理位置、醫療水平、氣候與這次行程中最重要的 “疫情狀態” 是行前不能缺漏的部分。然而,巴林畢竟是一個小國,整個國土面積只有 2.5 個台北市的大小,人口也不過 150 萬人左右,相關的資訊其實非常少。老實說,在行程之前對於巴林的了解只有行前的醫療會議而已,所以這方面是非常不足的。

事後回想起來,其實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資源可以使用,就是該國的台灣大使館或辦事處。在這一整趟的行程中,巴林台灣辦事處提供給我們非常多的協助,由於他們就在當地,所以對於當地的疫情狀態、政府政策甚至是到當地如果有需要補給的部分都非常熟悉,Dr. M 是到落地的那一刻才知道原來可以找他們協助詢問,這部分就當作經驗學起來,辦事處或大使館是一個非常有幫助的資源,而他們的官方網站也會有最即時的當地狀態更新。

此外,特別針對疫情這樣特殊的狀況,其實各個國家都還在嘗試各種不同的規定與舉辦方式,而競技運動常常有會有一些和一般規定不同的例外,所以行前的任何會議,特別是醫療會議就非常重要。然而,即便有行前醫療會議,到當地的狀況還是有很大的變動空間,所以危機處理能力還是最重要的。這部分可以參考:巴林亞洲盃資格賽隨隊紀錄(防疫篇)


了解球員與團隊

了解了比賽當地的狀況之後,更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了解球員。在台灣即便是國家隊也未必會有一個專任的負責醫師,先不論資源夠不夠,光是選手來來去去可能就沒有辦法很系統性的追蹤。如果是長期陪伴這支球隊的球隊醫師,這個部分可能不需要特別了解,因為隊員有問題可能就會到診間求診。然而,選手的問題常常和一般民眾不同,所以就算選手沒有到醫院,在出發之前也應該要進行一次的篩檢或簡單的問診,掌握選手目前的身體狀況,以 AFC 的建議來說是行前 1 個月內要做一次的醫療檢查。Dr. M 並非足協的合作醫師,所以這次對我而言是一個任務,在行前完全沒有碰過任何女足的隊員,對他們的身體狀況基本上是一無所知,因此向防護員或平常負責他們狀況的醫師詢問狀況就相當重要。

由於這次亞洲盃之前剛好是全國運動會,而全國運動會高強度的賽事也讓選手的一些舊傷有復發的情形。了解選手的狀態的主要目的在於:

  • 處理可以預先處理的問題

  • 預測可能產生的醫療狀況

  • 評估所需準備的醫療用品

  • 了解目前處理方式的成效

如果有發現一些問題可以在台灣優先處理,那在行程之前最好先進行處理,不然到當地醫療資源與環境相對缺乏的狀況下治療會有一些限制。有些時候事先評估選手的狀況也可以預測可能發生的運動傷害,舉例來說,如果了解選手事前有腿後肌拉傷的病史,那在比賽間就有這個問題復發的可能性。了解可能產生的醫療狀況也可以協助評估醫療包所需要攜帶的用品有哪些。此外,很多時候在賽季期間的治療的會受到一些限制,例如高濃度的葡萄糖注射可能會引起比較嚴重的發炎反應,因此通常不會在賽季期間進行。所以有些時候,賽季間的處理會以症狀的緩解來進行,如果在比賽前就先了解哪些的輔助性治療可以解決症狀,那在比賽階段就可以儘速處理。

由於事前並沒有和女足的球員有接觸,因此在出發之前 Dr. M 也先到高雄參與了她們的訓練並且簡單的對一些目前有傷的隊員進行檢查。後續也有安排她們在執行出國前 PCR 時到北榮進行更近一步的檢查。除了事先和球員建立關係以外,隊醫的服務對象其實不是只有運動員還包括了隊職員,也就是教練團以及相關的行政人員。除了事先和他們認識以外,也可以順便詢問他們目前是否有一些正在處理的身體狀況,這樣也可以預先做準備。


準備相關用品

這次出隊相關用品的準備其實就以醫療用品為主。這次的出隊還有兩位防護員一同前往,所以會事先詢問防護員目前隊內所有的一些藥物為何,以及哪些東西他們會準備(各式貼紮用品、簡冷熱敷袋、塑膠袋、手套、消毒用品、包紮用品等等)。因此,這次我只準備一些處方用藥、注射針劑以及攜帶型超音波。這次因為疫情的關係,所以一些 PPE 個人防護用品也需要準備,但這部分就交由協會協助。另外一個要考量的重點就是當地的醫療支援,如果大會的醫療支援非常充沛,那隨隊帶的東西就不用這麼多,另外一個要考量的是場地的限制,今天足球比賽和馬拉松比賽一定會有所不同。

在準備藥物的過程中,每家醫院的處裡方式都不一樣,由於台北榮總之前不常進行這樣的業務,所以並沒有一個特殊管道可以取得藥品。因此,Dr. M 使用的方式是自己掛號並且自購需要的藥品再向協會請款。如果是長庚醫院,詢問在那邊服務的學長得知基本上只需要將藥品清單給秘書,其他事情秘書就會協助處理。至於要準備哪些藥品,可以參考:隨隊醫師的百寶袋,醫療包裝什麼?。基本上,沒有一個醫療包是萬用或是最好的,因為每一場賽事都不一樣,所以應該要因應每場比賽而有所改變。

除了醫療包以外,現在也有一些方便的診斷或治療儀器可以使用,最常見的就是攜帶型超音波,這已經是復健科醫師必備的技能,而目前的攜帶型超音波也可以協助場上緊急的診斷與後續的注射導引。其他常見的儀器包括:經皮電刺激 TENS、遠紅外線、雷射或治療性超音波等等都是可以攜帶的機器。

上面是 Dr. M 這次帶的醫療包,考量到疫情的關係,即便巴林的醫療品質應該不差,但如果可以還是要避免選手和外界有過多的接觸,因此一些常備藥品都還是會攜帶,除了藥品以外,也帶了一些針劑的部分,簡單敘述攜帶的東西:

  • 攜帶型超音波、聽診器、針灸針、電刺激器(電針)、遠紅外線

  • 止痛藥:口服與針劑

  • 呼吸道相關藥物:止咳藥、化痰藥、抗生素

  • 腸胃道相關藥物:止吐藥、止瀉藥、軟便劑、抗痙攣藥、制酸劑

  • 過敏相關藥物:抗組織胺、類固醇

  • 肌肉骨骼相關用藥:GTN 貼片、肌肉鬆弛劑、NSAID 藥膏

  • 皮膚外用藥

  • 眼藥水

  • 急救藥物:腎上腺素

  • 注射藥物:5% 葡萄糖、20% 葡萄糖、生理食鹽水、局部麻醉劑、類固醇

  • 注射相關物:棉棒、酒精棉片、Chlorhexidine 消毒水


危機處理與建立網路

在台灣的時候就有事先請教其他科的同事一些藥物的問題,同時也和認識的營養師、藥師建立聯絡管道,到時候如果遇到一些非專業的問題就可以即時請教。一個額外的插曲是當 Dr. M 因為別件事寫信給在英國的指導教授時提到目前正在巴林隨隊,指導教授很熱情的提供我同樣也在唸碩士的巴林醫師的聯繫方式,因為有了他的聯繫方式才可以打聽到巴林當地醫師對於疫情的看法。這個資源是以前沒有想過的,所以可以作為日後的參考。

這邊想要提的重點是可以多方打聽不同的資訊,未必要向醫療專業人員打聽,對於一個陌生的環境只要向曾經去過當地的人打聽就會得到一些有用的資訊。舉例來說,Dr. M 和曾經去埃及出差的朋友詢問關於巴林的一些注意事項時,雖然他沒有去過巴林,但是提供了我一個很有用的資訊:許多中東國家對於視訊或網路通話是有限制的,意即沒有辦法使用 Line 撥打網路電話。雖然巴林不在這些國家的範圍內,但是其實團隊在杜拜轉機時有遇到登機門要求我們出示旅館的訂房證明,然而領隊手上並沒有資料,資料應該在台灣的同事手上,要打電話回台灣發現 Line 打不通,所幸後來機場的人放行,雖說不到無法解決,但如果可以事先取得這些資訊,也比較不會在緊急時刻遇到問題。


事前衛教

最後就是關於事前衛教的部分,很多東西如果事先講在前面會容易很多。初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很多時候會兵荒馬亂,因此如果事前可以將一切能做的準備工作就緒,那可以節省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在事前衛教上 Dr. M 有做的是:

  • 提供時差的調整與機上衛生的衛教單張

  • 在球員執行 PCR 時再次衛教應該注意的事項

  • 向足協說明飛機的座位安排事宜

這次旅行到巴林是向西飛行,時差約為 5 小時,以一般正常狀況來說約需要 2.5 天進行時差的調整,原本看行程表以為第三天就有比賽,所以就加入了時差的衛教,後來發現正式賽其實有一個禮拜可以調整,所以就沒有那麼擔心了。關於時差可以參考:一下好想睡,一下睡不著,如何調時差。除了時差以外,也有和他們衛教關於旅行者腹瀉的議題,關於旅行者腹瀉可以參考:水土不服:旅行者腹瀉

飛機的配置其實在理想狀況下應該以靠前排、避開走道(靠窗與靠中間)為主,在桃園機場時來不及和地勤人員確認,但是在飛機上後來有協調讓我們更換座位以隔開和其他人的距離。不過實務上來說,執行座位的調整與規劃有一定的難度,除非是國籍航空,不然很難去協調要保留哪些座位不讓其他人坐。詳細可以參考:巴林亞洲盃資格賽隨隊紀錄(出發篇)


總結

這次隨女足到巴林比賽是 Dr. M 隨隊的第一次,仍舊有許多東西可以改進與學習,但整體而言最大的心得是溝通非常重要。不論是和隊員的溝通、和教練團的溝通、和行政團隊的溝通或是和大會的溝通都需要耐心並且仔細確認。然而,再怎麼仔細確認到現場一定會有突發狀況發生,所以如何冷靜的面對並且在當下做出最好的決定是身為隊醫最重要的一件事。如果事後要進行檢討的話,最大的問題在於事前沒有和協會端確認工作內容與責任,導致到當地很多事情是誰可以就誰做,但是責任的歸屬其實沒有很明確。最後就是應該可以更早和大使館取得聯繫,提前獲知當地關於疫情的最新狀態。


Dr. M 我們下次見!

89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NTACT

歡迎來信詢問任何相關問題

  • facebook
  • linkedin
Yoga Mats
Home: Contac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