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Untitled_edited.jpg

Dr. M

Give you no limit


歡迎來到Dr. M

​在這裡沒有最好 只有更好

Home: Welcome

DR. M

Martin Lin, Taiwan, currently in UK

MD, MSc in Sports Medicine Exercise &Health, CSCS

對於運動有著異常的熱情,希望透過運動讓世界變得更好

運動傷害處理

​一般復健

Workshop經驗分享

肌力體能訓練

​醫療雜談

IMG_4784.JPG
Home: About
Home: Blog2
  • Dr. M

你的能力可能比你想像中大


這篇文章是這個部落格的第一百篇文章,雖然還有很多的主題欠稿,但還是來回顧一下這一路以來的心得。寫這篇文章的當下 Dr. M 只是一個第一年的復健科住院醫師,所以比起很多在職場打滾多年的前輩來說,還算是相當資淺的菜鳥。但一直以來這個部落格的方向就是很任性,寫我有興趣的主題、寫我不知道的主題、寫我想知道的主題、寫我唸書的心得以及一些個人的想法。


你的能力比你想像中的大

當初寫部落格的想法很單純就是記錄自己的讀書心得,但寫著寫著就一時興起開始經營粉絲專頁。經營了之後才發現在運動醫學的領域中,其實還是有很多同好,而自己醫師的這個身份其實蘊含著很大的可能性。

在去年的五月份,結束隔離後的兩個月後開始了環島之旅,其實在這之前就有透過粉絲專頁或部落格和一些圈內的朋友討論,直到環島的時候更加確立了我的想法。當時連一個住院醫師都還不是的我竟然有會和曾到中國 WCBA 擔任肌力體能教練、已經開始擔任主治醫師的疼痛科醫師、努力推行大重量訓練的家醫科醫師、在職業足球隊擔任隨隊防護的治療師、在左訓中心的營養師等等進行交流。當初的概念很簡單,就只是一個嘗試,反正沒有人要交流我也沒什麼損失,就和幾年前一時興起寫信到筑波大學詢問吹田教練是否可以讓我去他們學校參觀關於運動醫學的一些配置一樣。一次的嘗試,踏出第一步之後,就有了意外的收穫

等到環島之後,SEM Taiwan 的社團也開始運作,從一開始只有不到 50 人的社團到現在已經有接近 200 人,裡面包含了各個不同專業領域的人才:醫師、治療師、營養師、教練、心理師等等。透過每月一次的聚會,討論各個不同的主題,利用彼此間不同的專業來分享一些知識,讓團隊成員彼此可以了解。了解的目的不是為了取代,而是為了瞭解自己的夥伴,進行適度的轉介。到目前運行都很順利,甚至在今年的農曆還喝了春酒,也有越來越多的專家加入。

如果是四五年前的我,可能會很驚訝於原來這些事情竟然可以做到,但與其沙盤推演等到所有條件都具備,不如一步一步的開始執行,沒有嘗試就沒有結果,很多時候你能做得比你想像中的多


想要打開一扇門需要有鑰匙,有了鑰匙還是需要找到那扇門

雖然 Dr. M 有在英國一年留學的經驗,念了一個運動醫學的碩士,但回過頭來仔細想想,目前有的很多東西好像也不是出國留學之後所直接獲得的。出國留學或是一些履歷其實就像是一把鑰匙,給予了你開啟一扇門的可能,但這把鑰匙究竟可以開啟哪一扇門,其實還是需要靠自己尋找

如果沒有開始寫部落格或粉絲專頁,也不會認識現在的一些合作夥伴,也不可能在一個連住院醫師訓練都還沒有結束的情況下,有機會遇到職業的選手,幫他們進行一些評估與檢測。

如果沒有主動拜訪一些運動防護的老師,也不會有機會可以到運動防護室見習,看看頂尖的防護員是如何對運動傷害進行處理,以及他們需要怎樣的醫師進行合作。

如果當初沒有協助鄰居家的阿公去找醫師開立運動處方,取得處方後轉介到願意進行特殊族群訓練的教練工作室進行訓練,也不會獲得可以到扶輪社演講的機會。

當然這些東西要能夠達成的前提條件還是對於領域內的知識要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等到機會來了才可以把握機會,發揮所長被人看見。


知道與不知道的四個象限

這最一開始應該是在一位治療師的部落格看到這個概念,後來覺得非常受用。我知道我知道的是一件很合理也不需要特別強調的事。我知道我不知道則是可以進步的並且學習的領域,這個部分就要靠自己努力的去填補缺失。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最需要注意的,因為不知道所以沒有機會去學習去彌補。能夠解決的方式就是不斷地拓展視野,盡可能的想辦法獲得一件事的全貌。對我來說,出國最大的價值就是讓我知道自己有多沒渺小,有多少東西是可以去鑽研與學習的。我不知道我知道則是一件很開心的事,因為代表有些事情默默之下已經知道,而且這些你認為稀鬆平常的知識可能具有很大的價值。在國外唸書時,我就發現關於肌力與體能訓練的種種是我不知道我已經知道的,也是我和當年度同學最大的差異。


應該做的事、想做的事、只有你能做的事

這個部分算是我自己的一些體悟,一件事大概可以分為三種不同的層次。應該做的事是責任的所在,例如身為一個復健醫師,我應該做的是就是做好結構性的診斷,提供藥物以及侵入性的治療與開立合理的治療處方(運動處方、物理治療處方)。

想做的事大都是你的興趣所在,例如我對於訓練很有興趣,也有這方面的知識。但這時候就要考慮到自己的身份與定位,今天到底要當一個有醫師背景的教練,還是當一個有教練背景的醫師?如果想做的事和應該做的事完全吻合,某種程度就是興趣和職業相同或許是一種幸運,但也很難說當想做的事變成是應該做的事而有相伴的責任時,是否還能維持當初的熱情。

只有你能做的事是價值的所在,因為這間事情是無可取代而又只有你能提供,所以也是最有競爭力與最有價值的。當找到這樣的事情時,就可以好好發展,將其擴大變成自己最大的武器。但也可以思考這樣的事情是不是可以無限擴張,例如很會打針,但我一天也只有 24 小時,能治療的數量有限。如果是經營管理、人際溝通或是建立團隊領導,那這個或許就可以擴大到很廣的層面。


團隊合作,信任可以被轉嫁

信任 TRUST 的中間是一個 US ,信任給予一個團隊的時候或是一個團隊成員之間彼此有很強大信任感的時候是最具威力的。在運動醫學的領域當中,很多時候個案、患者、民眾在第一次見面時給予醫師的信任感還是會高於其他的專業人士。絕大多數的時間,這些人走進醫師的診間,或許不到 100% 的信任,但至少也有個 40-60%。但是往往這些人走近治療師或是教練的場域,是建立信任感的開始。如果醫師可以將這些人對自己的信任轉嫁到團隊夥伴身上,那對於其他專業人士來說在執行業務上就會方便許多。

當一個醫師在診間的衛教和治療師或教練的指導相近的時候,客戶或患者會更加信任我們的處置,我將 20% 的信任轉交到你手上,而你可以將 40% 的信任轉交回來。透過彼此的合作,可以更加強化患者對於醫療端或訓練端的信任關係。

所以互相的轉介絕對勝過於無止盡地把患者或個案綁死在自己身邊,一個人的能力絕對有限,如果有一群很好的合作夥伴,就可以給予客戶、個案、患者最好的醫療服務。


總結

其實 Dr. M 比較少在部落格發這類心得式的文章,不過藉由這第一百篇的文章審視一下最近自己的學習過程,順便整理一些心得。在眾多的前輩面前,我只是個初出茅廬的菜鳥,在一些比我還年輕的相關從業人員中,希望我的經驗可以帶給你們一些有用的資訊。Dr. M 也會繼續努力的學習,希望可以寫出更多有用的文章分享給大家。如果有任何問題也可以私訊,我很樂意和大家交流學習。一起努力,一起進步,讓這個圈子可以更好!


Dr. M 我們下次見!

424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NTACT

歡迎來信詢問任何相關問題

  • facebook
  • linkedin
Yoga Mats
Home: Contac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