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Untitled_edited.jpg

Dr. M

Give you no limit


歡迎來到Dr. M

​在這裡沒有最好 只有更好

Home: Welcome

DR. M

Martin Lin, Taiwan, currently in UK

MD, MSc in Sports Medicine Exercise &Health, CSCS

對於運動有著異常的熱情,希望透過運動讓世界變得更好

運動傷害處理

​一般復健

Workshop經驗分享

肌力體能訓練

​醫療雜談

IMG_4784.JPG
Home: About
Home: Blog2
  • Dr. M

巴林亞洲盃資格賽隨隊紀錄(巴林日常篇)


工作人員團隊,包含教練團、醫療團與行政團隊


亞洲盃資格賽原定是在台灣的高雄舉辦,但因為政府對疫情的控管導致資格賽交由巴林舉辦,所以中華女足睽違了一年半多再次踏上出國比賽的路途。這次也是我的第一次隨隊,關於出發的過程可以參考:巴林亞洲盃資格賽隨隊紀錄(出發篇)。後續也會陸續更新出發前的準備工作以及比賽期間的一些細節。本文主要會描述在非比賽日的時候身為隊醫的簡單紀錄。


前言

其實對我而言,隊醫的工作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複雜。在一個醫療體系當中,基本上沒有一件事情是醫師不能做的。身為一個住院醫師,其實我也明白我還在學習的過程,對我而言所有的任務都有其學習的價值,而身為一個最為彈性的角色,這次我給自己的定位除了做好醫療端的處理之外,就是想辦法彌補一些角色的空缺。第一次出隊就深深感受到以往聽學長姐說的:每一次的出隊都不一樣。因應著不同的運動、不同等級的賽事以及不同的選手與教練團,在醫療端的處理與配合上都會有所不同。下面會以 Dr. M 在巴林非比賽日的一天來進行分享。


量測體溫與詢問相關症狀

這個體溫量測與症狀紀錄表是 AFC 大會的規定。這次出隊有一位是常駐在隊上的防護員,另外一位則是和 Dr. M 一樣是短期出隊。在集訓期間量測體溫基本上是由球隊經理或防護員負責但討論過後決定這個任務由我負責處理。AFC 的規定是每日量測兩次的體溫,建議時間是早上十點鐘與睡前的時間。經過和教練團的討論之後,決定由我在每天早上 8:00 - 8:30 到隊員房間進行量測(早餐時間前半小時),這樣的選擇原因有以下幾點:

  • 希望能夠最小化隊員的負擔,不要由隊員來找我們,而是我們去找隊員

  • 希望在每天一開始可以得到數據,萬一有發燒了就可以立即進行處理

  • 在每天早上可以追蹤昨晚的防護狀態,看看是不是有突發狀況需要處理

  • 每天按門鈴可以更快速的熟悉球員(一次要記起 26 人的臉與名字有點難)

早上量體溫的日常,每天早上從 14 樓開始一路量到 2 樓


除了量體溫以及詢問有沒有可疑的 COVID-19 相關症狀之後,Dr. M 自己是有設計一個疲勞監測的小樣板,希望也可以看看是不是有哪一天的訓練量過多或是選手出現疲勞的狀況,這樣可以預先和教練團討論並且提供一些建議。不過,實務的執行上其實真的有些困難,主要是一個人量體溫還要紀錄疲勞指數與訓練時間(Session RPE)其實會花不少時間,而且足球的訓練是體能與專項訓練都會一起進行,很難將兩者分開,所以在計算時間就妥協以整體時間與整體疲勞做計算的基準。但還是會有疏漏的地方,例如有選手會進行一些自主訓練,這部分的時間安排就容易被忽略。關於疲勞監測可以參考:慢慢來比較快?科學化監測訓練量 Acute Chronic Workload Ratio




回報每日健康狀況與傷害回報表單

這是這次 AFC 的規定,需要將量測的體溫與每日的症狀進行回報,此外,AFC 要求我們要上傳每日是否有新的傷害或疾病,這個後續可能會作為研究用途使用。在運動比賽中,大家往往重視運動傷害但是卻忽略了疾病可能造成的影響。AFC 的規定是每天早上 11 點鐘之前要上傳前一天的文件,所以量完體溫吃完早餐之後,就是要將這些東西透過 WhatApp 上傳給我們這組的 AFC 負責醫師。

團隊體溫與症狀回報(覺得熱、上呼吸道症狀、疲累、頭痛頭暈、拉肚子、肌肉痛)

除了紀錄傷害以外還要記錄疾病(AFC 有提供紀錄的官方方式與 Code)

每天需要回傳這些表單給醫療官


除了 AFC 要求的表單以外,Dr. M 自己也有設計一個比較細節一點的表單,內容包括懷疑的診斷、部位與左右側、急性或慢性、處理的方式(徒手放鬆、注射、口服藥物、乾針或是儀器治療等等)。但在實務層面的執行上也會遇到一些問題,誠如上面所述,本次的醫療團總共有我一位醫師與兩位防護員,每天每個人處理的選手都不太一樣,所以在紀錄上我大概只能記得我處理的,其他就要由防護員進行補充。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們是採用各自形式的方式,但在慢慢熟悉狀況之後,每天治療完後會簡單總結一下治療的結果,在這個時候我才會進行紀錄。在執行的過程中也給了我許多的想法,原本預想的表單內容在實務操作上可能會過於繁瑣與複雜,如何優化整個紀錄的過程其實會大大影響到紀錄傷害的意願。

紀錄表單是事先做好的,但是實際使用發現其實有點難用

如果有使用藥物或是注射也有事先列出常見的品項


球隊開會

這次出隊剛好有遇到幾次球隊開會的機會,球隊的開會主要都是進行賽前的一些戰術演練與討論,雖然和醫療並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畢竟出來是一個團隊,所以都還是會盡可能地參加。此外,如果是賽前的開會,也會趁這個時間點和大家說明賽事當中需要注意的一些細節。以這次出隊來說,所有疫情相關的規範是比較特別的,所以必須要和球員說明清楚。這次的比賽中,在賽前與巴林本地規範的 PCR 中,寮國的團體中有出現確診的情形,所以大家心裡或多或少還是會覺得有些擔憂。

整個過程防護都有做好,基本上口罩不離身


中午時間的伸展或散步

這次的比賽期間是從比賽日前的兩天開始計算,所以當我們落地的時候其實還不在 AFC 的管轄範圍內。在行前的醫療會議中,醫療組也說我們是可以走出飯店的,但後來發現這是巴林足協的立場而非 AFC 官方的立場。所以我們也只有在抵達前幾天會在中午的時候簡單的在飯店外的馬路與隔壁空曠的國家博物館散步。散步的目的主要是為了讓選手對於這邊的天氣能更好地適應,不過我們比賽的時間其實是晚上的六點鐘,所以和中午大太陽的氣溫與體感其實不太一樣,晚上比賽時的天氣其實相對是舒服的。

正中午的巴林在我們去的時候和夏天的台北差不多,體感約 38 度


等到進入 AFC 的管轄範圍內時,我們在和醫療官溝通確認許可後,基本上每天都會在泳池畔進行簡單的伸展,在這個整個階段其實並沒有什麼醫師特殊需要參與的,但還是維持著團隊的行動。偶爾這次有遇到一兩個拉傷的狀況,也會在伸展階段詢問一下他們的感受,來判斷拉傷狀況的嚴重程度與恢復狀況


球場練習

在巴林的每一天,除了比賽日當天與隔天的休息日外,都會安排球場上的技術與專項訓練。這次比賽的時間都是晚上六點,所以配合比賽時間,練習時間是兩個小時,會落在傍晚五點到晚上九點這四個小時的區段內。在出發練習之前,會由防護員協助球員進行賽前的貼紮,有些時候視時間的安排也可能現場進行。有些人是保護性或習慣性需要貼紮支持,有些則是身體有一些小狀況,需要透過貼紮來協助。


熱身階段

當球員在場上熱身時,防護員與球隊管理會替球員準備補充品,主要是寶礦力與水。運動表現教練則是會負責帶球員熱身。訓練周邊的補給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工作,而 Dr. M 基本上就是看哪裡有需要幫忙會去進行協助。偶爾如果剛好有需要翻譯或溝通的部分可能也會過去幫忙。另外一個比較特別的點在於,如果到一個新的場地,可能會先進行簡單的場勘,特別是針對廁所的部分。由於疫情的關係,會希望至少在我們練習的階段,有一個獨立的廁所空間給我們,盡可能避免和別的團隊或其他人有所接觸。如果發現有這種情形,就必須要和球隊管理反應,請她和地陪或是負責人溝通,如果她有事情在忙,那也可以由我自行和地陪協調。


體能訓練階段

這次比賽的練習模式會在熱身之後由運動表現教練進行一段體能訓練,每天的課表都不盡相同,也會依照當天技術訓練的強度或是比賽的時間進行一些調整。這時候 Dr. M 和防護員會去看一些前一天有處理或是身上有一些狀況的球員的一些動作,並且在他們下來喝水的期間詢問一下身體狀況


專項技術訓練階段

這個階段就會交由教練團進行安排,每天的菜單也都不太一樣。此時,運動表現教練就會將預先準備好的 BCAA、電解質或是其他的補充品拿出來,等選手下來喝水休息時候可以補充。乳清蛋白的部分通常是等到快練習結束或是他們在收操的時候在準備即可。

而 Dr. M 和防護員就是站在旁邊看一下他們練習的狀況,場上如果有發生緊急的情況或受傷就必須要上場評估與處理。緊急情況或受傷的發生機率和當天的菜單有很大的相關性,如果是對抗比較多的菜單,受傷或需要處理的可能性就會比較高一些。然而,足球賽場上的人很多,所以在盯場上其實很不容易,這部分也和這次隨行的兩位防護員學習到很多。好在這次的出隊並沒有遇到非常嚴重的問題,所以選手的身體狀況基本上都還算健康。

實際在練習當中,防護員所提供的服務與扮演的角色比我多很多,雖然對於基本的肌內效貼紮在羽球隊的時候有在執行,但相較於防護員們還是沒有那麼熟練,所以除非他們忙不過來,不然原則上交給他們處理,我的角色可能是在旁邊和他們討論應該要如何協助選手。

兩位防護員在盯場


收操階段

在選手收操的階段,基本上我的工作和其他工作人員差不多,就是協助場地的恢復與器材的收拾,並且將酒精等消毒的用品準備好,提供球員上車前的消毒。此外,如果在前面幾個階段觀察到球員可能有一些狀況,就會請他晚上到醫療室來評估看看是否需要進一步的處置。


返回飯店

這次因為有疫情的關係,所以都會特別提醒球員要注意個人的衛生安全。在上車前會由我和防護員協助工作人員、教練團與球員進行手部衛生的消毒。在下車進到飯店大廳前也會在進行一次消毒並且由我來測量體溫。


治療或恢復時段

這次的隨隊依照女足原本的習慣,需要先填寫治療預約單。但考量在比賽期間的非常時期,一定要填寫預約單才能治療可能會無法及時處理選手的狀況,所以和教練團與整個團隊溝通後,維持填寫治療表單,但選手只要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醫療團的人進行評估並且約時間治療,畢竟最終目標還是希望選手能有最好的狀態。所以在空擋時間,如果選手有需要就會協助他們進行恢復或治療。一般來說,一整天球員的行程大致如前面所述,簡單整理如下:

  • 早餐

  • 開會(依照教練團安排,不一定每天都有)

  • 伸展或出外散步

  • 午餐

  • 開會(依照教練團安排,不一定每天都有)

  • 出發前往場地訓練

  • 晚餐

  • 治療時段

在治療時,通常就會讓選手選擇要由誰執行,如果沒有懷疑結構的異常或是單純是訓練後的肌肉痠痛或疲勞,基本上就會由防護員執行。如果是非肌肉骨骼問題,例如一些上呼吸道的症狀或是腸胃道的問題,會由我進行評估並和選手討論共同決定是否需要藥物的協助如果是肌肉骨骼的問題且有懷疑結構的受損,那就會先交到我這邊進行初步的評估與檢查,因為這次有帶上攜帶型超音波,所以對於一些結構上的判斷會有幫助。

此外,有些選手喜歡用針進行放鬆,這個部分也會交由我來執行。由於在我手上主要是進行結構性的診斷,我使用的治療或恢復方式也不像防護員需要一直將手放在選手身上,所以在空閒的時間也會看看防護員正在處理的選手,詢問一下狀況是否需要進行簡單的影像檢查,或是互相討論可能的原因。畢竟,從不同的角度出發可能會看到不同的問題,多一點討論不會是壞事


總結

這篇文章簡單介紹了一下這一次 Dr. M 到巴林的日常生活,其實時間上都蠻零碎的,吃完早餐後通常也會有早上時段的治療,所以這段期間原本在進行中的讀書會有時候會無法參與。每次治療完之後的時間也大都超過 12 點,不過整體而言是個很有趣的經驗,也讓我瞭解到擔任一個出去比賽的隨隊醫師和一個平時照顧球隊的醫師有什麼不同,更可以往這次經驗中覺得自己有不足的地方做加強。最後附上一張夜晚從飯店看出去的巴林夜景。


Dr. M 我們下次見!


95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NTACT

歡迎來信詢問任何相關問題

  • facebook
  • linkedin
Yoga Mats
Home: Contac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