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Untitled_edited.jpg

Dr. M

Give you no limit


歡迎來到Dr. M

​在這裡沒有最好 只有更好

Home: Welcome

DR. M

Martin Lin, Taiwan, currently in UK

MD, MSc in Sports Medicine Exercise &Health, CSCS

對於運動有著異常的熱情,希望透過運動讓世界變得更好

運動傷害處理

​一般復健

Workshop經驗分享

肌力體能訓練

​醫療雜談

IMG_4784.JPG
Home: About
Home: Blog2
  • Dr. M

巴林亞洲盃資格賽隨隊紀錄(出發篇)



這次的出國比賽對於中華女足來說是睽違一年半多的出國比賽,上一次的出國比賽是在 2020/02 前往澳洲進行奧運資格賽。由於疫情相關的規定影響,原本由台灣主辦的亞洲盃資格賽改由巴林負責舉辦。Dr. M 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其實距離出發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行程相當緊湊,關於行前的一些準備作業由於比較複雜,之後會再寫一篇文章分享。


桃園機場

這對 Dr. M 來說是睽違了一年半再度踏入桃園機場,上次回來的時候身份是碩士生,因為疫情關係提早回來台灣。桃園機場的人不多,但整個代表隊都還是有做好防護措施,個人隨身的防護用品都有準備,包含:口罩、隨身酒精噴霧與防護醫等等。在機場的 Check-in 過程比較冗長,主要是需要核對身份以及疫苗的證明,這部分在溝通上和協會有一些失誤,Dr. M 沒有帶自己的疫苗黃卡(之前以為已經有上傳就沒有特別帶),所以還到樓下的聯新國際醫療診所開疫苗認證。這邊可以補充一下其實台灣打的疫苗沒有辦法產出 QR code,這和大部分的國家是不一樣的,所以其實現在台灣人是無法進入巴林這個國家,這次代表團出去是透過特殊的外交管道才能夠順利成行。

教練團與工作人員(左)好朋友 Steven 同時也是部分隊員的經紀人送機(右)


本次搭乘的航班是阿聯酋,起飛時間在 20:20 分,所以以往應該是機場人潮最多的時間。在通關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以往熟悉的景色,但是幾乎沒有什麼人。基本上免稅店營業的比例只有 1/4 然後只有一家咖啡廳與簡單的熱食。在前往機場之前已經有衛教球員要保持適當的間距並且碰觸到任何公共空間都要消毒,隊員也都還算配合但是還是需要特別去提醒他們,工作人員也都會隨時協助選手進行消毒的工作。



飛機上的配制

登機之後其實才是挑戰的開始,關於疫情之下的旅遊,之前也有寫過類似的文章,有興趣可以參考:疫情之下的旅遊醫學,運動員該做好哪些準備。過一陣子時間比較多會在分享其他的一些方式以及相關研究,但簡而言之,以坐靠窗、前排並且間隔距離兩排最保險。當初以為機上的人員會很少大概只有我們這個團體,但出乎意料之外,人其實不算少,整體而言大約有 3-4 成左右。第一個狀況排除就是和機組員溝通是否可以讓我們的團體和其他人保持距離,並且盡可能以靠窗為主。以航空公司的角度為了日後有需要匡列乘客,基本上是希望大家待在原位,但是這次溝通過後他們有特別通融,所以後來我們有稍微進行位置的調整。

飛機上的飲食在沒有疫情的考量下其實就是以時差的調整為主,基本上會希望選手一上飛機之後就將手錶調整為抵達地點的時間,並盡可能根據當地時間吃東西。水分的部分其實應該要盡可能的保持水分的補充。但是在疫情下其實只要脫下口罩就有風險。所以在水份的攝取上也有提醒隊員以瓶裝水為主,然後避免飲用一般飛機上會提供裝在杯子的果汁或水。如果肚子餓的話,吃東西以不餓為主,不要想要邊吃零食邊看電影,但是偶爾還是會有隊員比較鬆懈,這時候就要趕快提醒他們注意這些小細節。


杜拜轉機

這次的航班安排是在杜拜轉機,杜拜到巴林的飛行時間大概是一小時的時間。抵達杜拜機場的時候一開始以為人沒有很多,但後來發現機場其實已經恢復至少 5-6 成,以凌晨的時間來說這個人潮不算少,所以也再次提醒選手要注意相關的衛生安全。

剛抵達杜拜機場準備前往轉機櫃檯(右)、經過轉機櫃檯之後(左)


在杜拜準備登機的時候有發生一個小插曲,登機櫃台要求我們出示飯店的訂單證明。一般而言,搭飛機應該沒有遇過要出示這樣證明的情況,猜測可能是疫情之下特殊的規定,這也提醒事情的準備工作,特別是針對疫情相關的措施要盡可能調查清楚。但無論怎麼仔細,現場一定會遇到緊急狀態需要處理,所以還是很考驗危機處理能力。這邊要特別提到有些阿拉伯國家無法撥打網路電話,也就是說要打 Line、Facetime 或是 FB 電話都是不可行的,這時候可能需要翻牆軟體或是透過像 Zoom 這樣的開會軟體才可以進行,這一點也是要特別注意。


巴林機場

由杜拜啟程前往巴林的班機只有約一小時的飛行,所以就告訴選手不要額外吃東西並且盡量全程配戴口罩。抵達巴林機場之後,應該是因為時間已經是凌晨而且巴林其實只有 2.5 個臺北大,所以機場基本上沒有什麼人。還好有巴林足協的負責人與台灣駐巴林辦事處的同仁協助,讓我們在通關上非常順利。

基本上空無一人的機場


在通過海關之後就要進入到 PCR 的環節。Dr. M 本人在上一次的機場 PCR 已經是 2020/03 的事情,但是和那時候台灣的防護相比,巴林的 PCR 在採檢端的防護是相對簡單,並沒有隔板或是其他防護,採檢人員穿著簡單的防水隔離衣與手套就進行採檢。至於採檢的深度感覺因人而異但是和台灣的採檢相比,個人感覺相對溫柔很多甚至有沒有真的進到鼻咽可能都不一定(我自己是覺得有但是根據其他隊職員的描述好像未必),而這一點讓我們在對當地疫情的評估有所影響。PCR 的結果會在 24 小時內出來,在這之前我們必須在飯店的房間進行隔離。

空置的行李轉盤標示著 COVID test(左)、大家排隊進行 PCR(右)


等到大家 PCR 結束之後就是領行李然後搭上大巴前往飯店,整個過程因為有代表處的同仁與巴林足協的協助還算順利。


Elite Resort & Spa

乘坐大巴來到了這次亞洲盃資格賽的住宿地點 Elite Resort and Spa,這個飯店和機場大約是 20 分鐘左右的車程。抵達飯店後,第一件事情就是確認行李是否有遺漏,接下來就進行房間的分配。

在疫情之下,最理想的狀況其實應該是一人一室,這樣可以最大化的阻隔可能的傳播,但飯店這邊提供的房型主要有三種,每一種都有獨立的臥室,除了單人房以外,雙人與三人是有共用客廳的公寓型配置,所以整體而言還算可以接受。房間應該如何分配其實沒有一定的定論,但當下我給的建議是主力球員或像是守門員這種取代性低的人盡量以單人房為優先,目的就是盡可能的減少不必要的接觸,隊職員可以睡兩人房或三人房。這邊要稍微提一下這次亞足聯 AFC 的規定,其實如果團隊中有一位選手確診,並不會所有選手都必須隔離不能比賽,而是透過 PCR 的結果來判定,只要 PCR 陰性就可以比賽。因此,房間的分配基本上不太會影響到萬一真的染疫了,會不會被匡列或能不能上場。但是,接觸時間的降低理論上也可以阻絕可能的傳染,所以依照這個思考邏輯還是給予上述的建議。下面簡單帶過房間的配置。

房間整體而言還算不錯,感謝足球協會的安排,讓教練團、選手與工作人員可以有舒適的休息空間。雖然房間內是兩張單人床但是是一個人住,所以並沒有違背上述的一些措施。另外要稱讚一下窗外的海景,看了真的讓人很舒服,只可惜疫情之下,這次無法進行旅遊的行程。


總結

對 Dr. M 而言,這次的隨隊經驗是我的第一次,面對疫情種種的挑戰其實也是戰戰兢兢。由於事出突然,在出發前不到一個月才接獲這樣的任務,所以準備上其實還是有一些東西不夠完善但是重點應該在於危機處理能力與時時檢討與改善。整體而言,在出發的過程還算順利,真要做一些優化大概就是飲食的時機點(是否可以讓選手先吃飽再上機)、座位的安排(可否和航空公司協調座位配置)以及飛機上的衛教可以再強調。

其實,現今航班上的規定都是可以飲食,所以你說真的要吃東西不可以嗎?這些問題都是隨隊時會遇到的兩難,完全仰賴當下的風險評估與判斷,或許也沒有絕對的對錯,只有需要冒多大的風險以及是否有這個必要承擔風險。在既定的規定下,是要完全按照規定還是要更加保守,每位隨隊醫護人員心裡的那把尺可能都不盡相同。但大家共同的信念與目標都是把選手平平安安地帶回國門。


Dr. M 我們下次見!

12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NTACT

歡迎來信詢問任何相關問題

  • facebook
  • linkedin
Yoga Mats
Home: Contact
bottom of page